赏心悦目的奇情虐恋总是好看的,非憋着劲把它往艺术上摁,那才变难看(蝴蝶君)影评

先说几个显见的硬伤,不为挑刺,算后面八卦的背景知识点:

1,高仁宁一直把咏叹调"Un bel dì vedremo" 称为蝴蝶夫人的 "death scene",实际在歌剧中这个选段发生在歌剧开始,是蝴蝶夫人梦见她的美国大兵回来时唱的,而蝴蝶夫人自杀在歌剧最后,那个选段叫"Con onor muore"。

2,事件发生在北京,宋丽伶讲的是标准普通话,他家的老阿姨讲的却是粤语。电影拍摄地的确有北京,但街市的环境人声里可以听见北京话混杂着粤语。当时北京的车牌号码也不是电影里长的那样,编号格式倒不错,但外交车牌从来就不曾长得那么可爱可喜过,能把一个“使”字圆标直接当补丁似的盖车牌上面,那你就知道香港同行带路不好使了,忒没文化,港农,北影厂的道具师傅一准儿得抽冷子跟你y的使坏。

3,文革对知识分子的残酷劳动改造跟宋丽伶这样有着特殊革命任务的人无关,他不用在苍茫茫的水库工地上干活,这段画面和居心都一样叵测的宏大。

4,片尾的飞机,机身上的“中国”字样是繁体字。机身标志存疑,希望以后能忽然回忆起来是哪的。

5,有些不好说硬伤,看得出是资源太受限制,算有趣的点吧。

片中的“北京歌剧院”是字幕翻译出错,把京剧Peking Oprah理解成了北京歌剧,在后面场景里,剧院月洞门上有匾额,没有照全乎,但能猜出这四个字是“天桥剧院”,这并不是真实的一个地点,有天桥剧场,53年修建,规格很高。片中那个简陋可怕的剧院,显然不是真的剧院,连合格的剧院场景都不是,不能想象一个名角儿会在这种地方表演,内场观众席有立柱,内墙墙面没有做剧场音效要求的毛糙拉花处理;演员开唱的时候,舞台两侧没有投映台词,这是京剧表演的标配;但却有那个年代影剧院标配玉兰型灯罩的壁灯,荒谬中又有一丢丢真的用心和尊重:贵妃醉酒用梅兰芳晚年的版本混录,唱词只“海岛”俩字(念白不是),音色已经不太娇媚(咳咳,真快倒了啊),电影当然不能差评梅大师,又不想让人感觉丑姑娘演西施,必须得“活儿”好,所以宋丽伶一出场唱《蝴蝶夫人》歌剧时就让路人八婆说了,宋小姐的确美艳,可嗓子真差she simply hasn't the voice。

片中旧巴黎的街景是在匈牙利布达佩斯拍的,就跟片中北京西直门火车站不是在西直门拍的一样,这是电影常用的方法,旧时代的风貌总在当下落后的地区找到模拟,但熟悉的人依然会看得出差异。监狱的场景也是在匈牙利,因为那里有特别美的铸铁梁柱装饰。宫墙外的街道是在北京拍的,大概在景山公园附近,捉蜻蜓的场景在后海银锭桥边。长城野餐这场戏不用琢磨,确实在长城最美的地段之一,人物和景色都极美。友谊宾馆也是真的友谊宾馆,就在中关村南大街上,中央民族大学的北边,现在宾馆大门应该还长那样,兴许就霓虹招牌换了模样。宋丽伶说去承德生孩子,但接下去的场景是在颐和园昆明湖,当然,她可以说谎,所以这也不好算硬伤。

片中法国驻华大使馆就是一所带铁栅栏的红砖花园洋房,因为没有真租借到北京的使馆,很low也很不合实际,院墙都没有,门口站岗的特写,颜值有点糙出了喜剧效果。同事聚会里桌上的菜有一笼虾饺样的点心,高仁宁被同事霸凌,特写了他的餐盘,能看见有半张手抓饼,都是文革时北京绝对点不着的外卖,但能看出导演的用心,尽力拍出中国气息,就像环境音,完全没必要加粤语的人声,可他就是想按高标准来,环境人声照规矩是要整一条音轨有各种嘈杂人音进去的,当然能力和资源就是另一回事了,这有点像徐克,总有莫名其妙的硬伤,可好看。

电影没有拿过什么大奖,成本据说1700万美元,票房录入不到150万美元,票房和口碑都算彻底大扑街,它就是奇情虐恋里的珍宝,别因为时过境迁就一律怀旧成了艺术,那也挺错爱的。

《蝴蝶君》常被拿来跟《霸王别姬》互相比较,其实并没有多少意义,无聊到好像非要比较阿猫和阿狗,是,它们都是四条腿儿毛茸茸的宠物。一部是陈凯歌封神的代表作,因为水准实在太高,多年被怀疑不是他自己的作品(其实真是他),关于戏剧艺术、大时代的唏嘘,太经典;而这一部就是香艳的传奇,满足我们的好奇心。文艺腔的说,《红楼梦》和《金瓶梅》要比么?当然可以比,不过没意思,在这一个的标准下说的公道话听起来都是对另一个的羞辱,真的,西门庆听见有人夸他美如贾宝玉,也是会要掀春台的。

能比的也就是小八卦了,比如张国荣跟尊龙的表现,演技什么的艺术指标可以去《霸王别姬》那旮评,这里就讲三俗。

颜值各花入各眼,没什么好褒贬,但上相吃光这类硬指标可以稍微比一下。两部电影拍摄时间在1992年前后,张国荣时年36岁,比尊龙小4岁,人过35,老一岁枯一大截。张国荣退出歌坛去加拿大休养两年,重返时港媒盛赞“青靚白靓”(青亮白净,香港有一类读书人是孔乙己的嫡传,乐),多年后江湖中还传诵着袁四爷葛优的话:都一个年纪,看人家怎么长的。尊龙轮廓深邃,20岁的照片里眼睛底下就有清晰的印痕,看着像眼袋(其实不是),《蝴蝶君》里40岁的尊龙一点眼袋都没有,各种侧光、顶光下都看不到,不全靠偏厚的粉底,尊龙轮廓深、皮肤紧,吃光,传说中的好莱坞女神专用“蝴蝶光”就是给这种脸打的,于是我们看到的结果是:美成这样尊龙也没用柔光镜!《霸王别姬》的柔光用得好犀利。题外话,张国荣45岁时《异度空间》演颓废男,他很难过,说别人不知道那是戏,只觉得老。眉眼其实没多少变化,只是皮肉松紧变了很多,《异度空间》值得这样牺牲么?

陈蝶衣是杨立新配音,张国荣只有两段激情的原声。据说找配音是因为批斗那场戏,他冲巩俐喊“八七年”,其实是“潘金莲”,这像是段子,因为再说不好,粤语发音金gam也错不成七,七,粤语念cat(入声字),但张国荣当时普通话确实不够好,尽管努力学了,别说这时,8年后的《大热》专辑中《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国语歌词有“天空海阔”,阔,粤语发音fut(入声字,近似“佛”),他唱的是huo,显然是粤语发音没矫正全乎,唱歌可比说台词简单。尊龙跟张国荣一样出生在香港,《蝴蝶君》里他的普通话是标准的,高仁宁进门老阿姨要拦,他说“好了好了,没事儿了,你去睡吧”,说得不光标准,还很柔媚慵懒,没有可靠八卦说是配音。

尊龙10岁进京剧科班,但练的是武生,贵妃醉酒一出,扮相虽然跟张国荣一样美得让人流哈喇子,可惜身段上完全没有表现机会,没有著名的衔杯、卧鱼儿,没有按男旦的规格踩跷(话说回来张国荣也没踩不是),出场时头几步还太大太快,这要让袁四爷看了就得问“走几步啊”。主要得赖导演不懂戏,连选的唱词都不出彩,敬酒时贵妃娘娘明明有一句傲娇又俏得不行的“呀呀呀啐,哪个与你们喝通宵酒”,导演为了切题只选了宫女们敬“龙凤酒”,格外还搭上一个路人肥婆大妈嫌恶的表情,暗示其实连大妈都知道这是男人反串。可是,可是,导演连自己西方的歌剧《蝴蝶夫人》都不太整得明白,京剧,我们也就别太高要求了,毕竟戏剧艺术对于这部电影不是凄怆的魂魄,只是香艳的添头。明白这一点,就明白为什么前面说不用跟《霸王别姬》一个场子里比了。

正如张爱玲告诉我们的那样,所有华美的传奇都得有极聪明有趣的对白,《蝴蝶君》的台词完全是王尔德级别的诙谐机锋,完全可以出一个小语录。摘一小段,意译了点,将就看。

宋丽伶:中国有句老话说,浪费时间教女子,就像风中洒米(这段话不知出处,英语翻过去再翻回来,摸不着头脑了,点不在这里,略过),男人就是觉得女人蠢。

高仁宁:新社会还这样么?

宋丽伶:在新社会,我们男女蠢的都一样。

能理解当时这电影顶了rh的名,好长时间看不着,它确实忍不住其心可诛了一些,但这种奇情故事,有没有rh都得禁,金瓶梅能是人人得而看之的么。我们后来能看到,用喜福成的关师傅关老爷子的话说:你们算是赶上了好时候啦。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