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你向上爬的路径落于庸俗(我的天才女友 第三季)剧评

往窗外望去时,莉拉站在楼下,她总处于落败的,破碎的,混乱的状况,莱农在窗子以里,同样是下等街区,每个家庭的环境还是有细微的差别,莱农更幸运,因幸运而平和。

而莉拉则同身周的一切对抗,不知由来的怒气,天然与周围环境人事物对立,这对立源于本能和后天模式共同写就的程序,甚至为了对抗而对抗,到你无法理解,妥协点会怎样?

如果仅仅是天分奇高,看透世事,和大环境格格不入也就罢了,莉拉有自己做主宰的觉悟,哪怕没有应对,永远服从自己的哲学,哪怕浑身是伤。她一点不知疲倦,一直进攻进攻进攻,微向下撇的嘴角不断不断不断地向你们发出信号,我不屑,我不同,我不要,这类人物很容易被误解为放荡,疯魔,不知好歹,纵观整个文学艺术作品中都很少见,尤其是本身有足够清醒的认知,想来想去,只想到比才的卡门,或者莎乐美,杜十娘??人物本身不容易让人有共鸣,但极富魅力,无法拒绝。

如果莉拉是先知,只沿自己知觉到的真理路径前行,莱农则是后觉,像所有女性一样经过许多而感悟觉醒。然而这觉醒的落脚点始终逃不脱全书无法绕开的话题,即强烈的阶层跃迁的需要。这使得莱农即使深深地被莉拉的思想感召和吸引,也无法像她一样出格,冒进,她从莉拉那汲取的养分,还要服从努力读书,进入中产圈层这一目标,如果能量有量级的话,对于一颗中级恒星来说,只获得一部分就够了,无需也不敢成为莉拉。她深知这一点,也愿意成为一面镜子,忠实地映照她,相互扶持。

然而莉拉的魅力不仅仅在于成就,还在于摧毁,毫无顾虑地摧毁,只要不顺她意,她轻易便得到,轻易便舍去,外物的去留不干扰她的心情,她心情永远不屑中夹着愤怒,愤怒到对自己都不屑于仁慈,挥霍命运给的脑力,精力和时间,嘲笑一切可嘲笑的,在自己的世界里能称王,摘下太阳,并把它抛出去,她完成了自我建设的终极目的,由此是一个感受到人生的自由,没错,不是有钱,不是有才,不是家庭孩子,而是纯粹的精神世界的自由。在破败街区还是精致公寓,她永远是自己的王。

写到这里,不禁想再扒一层莱农,她也不尽然是普通跟随的配菜,莱农有自己的清晰路径,并且在这两个女孩的发展路径中,互相成就了一部分的自己,莱农是莉拉人性中温情的部分,莉拉是莱农在实践中的成功纲领。

不管这世上有多少对这样的女性,不管他们是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了,这同样是给你们的赞美诗。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