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司机“有毒”(古驰家族)影评

最近看了三部好看的电影,很巧都是Adam Driver(亚当·德赖弗)主演的,每一部都值得到豆瓣去点个赞,评个四五星。想找找网上有没有同好,豆瓣社区里对这个男演员有什么样的评价,就去翻了翻,结果越翻越深,花了一上午的时间读了不少文字,索性做个笔记。

1、《古驰家族》评价分化,Gaga和司机的演技飞起来

2、《最后的决斗》8分以上,马特达蒙一身赘肉,司机身材绝了

3、《爱情生活》里司机吹小号那一段,看哭了

先说“司机”,德赖弗的英文名字Adam Driver,豆瓣社区里去看,大家都叫他司机。《古驰家族》评论区里,网友们一致认为这部片子最好看的一段是,Gaga把“司机”从货车司机足球赛叫到财务室里的大战三个回合那段。Lady Gaga拍这部戏也豁出去了,我认为是演的极好,一开始倒追“司机”演的古驰家族长孙公子毛里奇奥·古驰(Maurizio Gucci),几场戏把一个意大利车队老板闺女的青春和骚动演绝了。这个戏被古驰家族诟病很多,这个按下不表,“司机”演的长孙公子除了优雅至极,内心暗黑气质像一团黑气从浅到浓,盖住了整部电影的结局。

2019 年 10 月 的一期《纽约客》杂志上刊登了一篇特约撰稿人Michael Schulman的文章,标题是“亚当·德赖弗:原始人/好莱坞导演为什么都爱这个非传统演员”。文章好到爆,作者写作时的时间线以“司机”与斯嘉丽·约翰逊合作的《爱情生活》为止,所以不够新,但架不住细节多、八卦多啊。

1、海军陆战队的经历

“司机”1983年出生,天蝎男,身材高大1米89。9/11发生的时候,他十七八岁,游手好闲,血气方刚。他的继父扔给他一份征兵的小册子,结束了他一系列的无所事事。据“司机”自己说,当兵之前他干过各种“狗屎”工作,用除草机给邻居除草、上门和电话推销压力球、发现频道鲸鱼视频等等。负责征兵的工作人员看着他的征兵材料,怀疑这哥们是不是犯了什么事儿,或者躲仇家……

“司机”记得刚进兵营的时候要剃光头,他有一对大耳朵,和另一位战友并称新兵排的一号二号耳朵。陆战队的训练很艰苦,他记得一次险些丧命的榴弹炮演习,“当白磷接触皮肤时,它会燃烧到骨头。颗粒点燃时,它们散发出类似大蒜的气味,融化路径上所有东西。”“司机”当时在海军陆战队第 1 团第 1 营武器连第 81 排,军衔是海军陆战队下士。2003 年一次演习,“司机”抬头仰望加利福尼亚的天空,他看到一朵白云磷在他头顶爆炸。唯一能做的就是跑。

后来他所在的武器连81排派到伊拉克参加了战斗,司机在部队开拔之前受伤退伍了,受伤的原因是骑山地自行车冲下山坡时,车子摔进沟里,车把撞到他胸骨脱臼。既然世事无常,“司机”想到了自己这辈子真正想做的两件事,发誓一定要去做。一是抽烟。另一个是当演员。

2、家庭和婚姻

他的原生家庭来自一个“蓝领小镇”,母亲和他生父离婚之后回到了中西部的印第安纳州米萨瓦卡(Mishawaka),跟祖父母一起生活。母亲再婚嫁给了曾经的高中同学,当时在开出租车,后来做了小镇牧师。

退伍之后,“司机”真的抽了好几年烟,当然也实实在在地准备做一个演员。他回到蓝领小镇想先找个工作,他想当警察,但是人家不愿意,最后当了一阵保安。他接到茱莉亚音乐学院面试通过的电话时,他正在作为保安看守一个仓库。茱莉亚音乐学院在芝加哥,“司机”真正的演艺生涯应该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他的太太是音乐学院的同学,读书第一年就遇到了乔安妮·塔克。“她读了很多书,知道很多狗屎,”他说。她和家人住在一起,“司机”会过去吃掉他们家里所有的麦片。音乐学院导师费尔德曼在 2013 年主持了他们的婚礼,直到塔克的妹妹在Instagram上不小心晒出了侄子的照片,外界才知道“司机”夫妇已经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说起这些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司机”有个弟弟叫罗比,据他说弟弟是个gay,因为一次意外的划船事故去世了。

3、为什么片约这么多

好莱坞片约越来越多,而且都是大导演和大片。这也就是为什么一开头我说连看三部电影都是他主演的,巧了也不算巧合。

合作导演名单里有:斯皮尔伯格、斯派克·李、马丁·斯科塞斯、吉姆·贾木许、史蒂文·索德伯格、科恩兄弟。有人问斯派克·李,为什么导演都被“司机”吸引,他说,“有一个非常简单的答案:行家尊重行家。”

“司机”鼻子很大,鹰钩一样,复活节岛雕像的脸旁。高大、肌肉发达、胸肌腹肌要啥有啥,“身体素质,讲话节奏都是出乎意料的,但却是完全有机的。你不觉得他在表演,也不觉得他很有礼貌。他似乎来自另一个宇宙。”

《纽约客》特约撰稿人Michael Schulman在文章中的一个观点似乎更有说服力。他在采访中与“司机”探讨了《搏击俱乐部》这部电影,这个电影有点年头了,如果没看过这个电影的年轻人,一定要去看,否则咱们以后没得朋友做。《搏击俱乐部》两位男主演,布拉德皮特、爱德华诺顿,至今想起还要说一句:“太他妈好看!”

“司机”说他第一遍看《搏击俱乐部》差点吐了,但是禁不住又看了一遍。特约撰稿人Michael Schulman形容说,那个时代人们就爱这类型的电影和演员,一种有毒的阳刚之气。

“有毒的阳刚之气,什么意思?”“司机”反复在问,确有若有所思想通了什么。

4、闪光的小碎片

2012年“司机”在HBO剧集《女孩》出演一个“有毒”的角色,大获成功,一次被人在地铁上拦住,对方说看到“司机”在剧集里洗澡时对女友撒尿的情节跟自己一样,然后还深情地看了一眼同行的女友。

出演斯皮尔伯格电影《林肯》,“司机”出演一个电报员的小角色,为了演这个角色他还去学了摩尔斯电码。

“司机”的生父以前是一位牧师,离婚之后成了一个仓库保管员,而他的继父从出租车司机改行做了浸信会传教士。

“司机”在音乐学院的时候每天要跑 5 英里去上学,在走廊里做了数百个俯卧撑,早餐吃了六个鸡蛋(减去四个蛋黄),午餐吃了一整只来自 Balducci's 的鸡。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