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精良的反动废品电影(我和我的父辈)影评

1.《乘风》。众所周知,抗日游击战是以袭击为主要手段,具有高度的流动性、灵活性、主动性、进攻性和速决性,并能广泛动员群众投入战争。游击战的精髓是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疲我打,敌逃我追。遵循合理选择作战地点,快速部署兵力,合理分配兵力,合理选择作战时机,战斗结束迅速撤退五项基本原则的作战方式。游击作战在执行独立自主的分散作战的游击战争,而不是阵地战,也不是集中作战,因此不能在战役战术上受束缚,达到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目的。《乘风》却反其道而行之,击而不游,突现了一种拼命主义和名节为上的念头。八路军骑兵吴京想当岳飞,不想儿子成岳云,却还是在关键时刻把儿子推向了敌人的强林弹雨。一时,染着鲜血的大掌柜——“岳飞”最看中的马一路狂奔回来,带来儿子中弹落马牺牲的事实,此刻,被救出的被困女军属战场生子,孩子哇哇坠地,以我子之牺牲换你子之新生。这一幕着实令人感慨。朱毛军队主动抗日,谁会自比岳飞呢,一查历史,果然是因不满老蒋不抵抗政策,投诚八路军的国民党将士。片中没有交待。只留下观众看这仗打的窝囊算在八路军身上的不解其意。片中更有一处细节耐人寻味,大个儿用自己的身躯保护扑倒一个孩儿,自己却被炸弹炸掉了腿,痛苦不堪中,孩儿妈跑过来拉起孩子跑到远处躲避,仓惶之中连句话连个眼神都没有留给趴在地上的大个儿。这些老百姓是大个儿他们一路领出被困村庄的,导演是想表现百姓的冷漠,还是大个儿的悲情?百姓和八路军在游击战的历史记录中大多是一条心的。是国军不得人心?还是这样的百姓就不该用生命护着?《我和我的父辈》开篇就很复杂。以投诚的国民党将士打头阵却不明白告之身份前世今生,这葫芦里是要卖什么药呢?那就是,我也是精忠报国一分子。我们来回顾一下抗日战场:毛选《国内战争和民族战争中党的军事战略的转变》和《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地位》。承认了国军正规战场是主要的,游击战争是辅助的,因为抗日战争的最后命运,只有正规战争才能解决。同时也指出忽视游击战争,忽视这方面的研究和指导,也无法取胜日本。游击战争在全战争中占着一个重要的战略地位。当时国军染上轻敌和恐日这两种病(不同部队)。其他的历史资料也记录,当时国民党速胜论和亡国论交替,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出世后,迅速安定全国包括国民党将士的军心。在蒋介石支持下,国民党军事委员会通令全国,将《论持久战》为抗日战争战略指导思想。而国民党向来是在他们的史料中渲染正规战场的,傀儡蒋的丑国历史资料馆也是同一态度,毛正是鉴于此,才指出忽视游击战争的重要战略地位是不对的,没有游击战,也无法取胜日本。他没有煽情,没有移花接木,没有篡改数据,只是陈述一个客观事实——国民党不愿面对的现实。编剧俞白眉以这样的春秋笔法来写《乘风》,可能平时使惯了联想输入法。2.《诗》。故事凄凉,靠用英雄主义的虚幻概念煽情观众,给你一个虚无抽象的新中国。历史还原——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1957年11月16日,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今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成立,你知道当时科研人员挣多少钱吗?  1957年分配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的科研人员陆友人回忆:“在建院初期,火箭院的大多数科研人员都参军了,大家的工资都是按军衔发放的,军衔越高,工资越高。刚分配到火箭院的大学生工资为46元;在授予少尉(副排级)军衔后,工资为55元;中尉(正排级)的工资为66元;上尉的工资为80元;大尉的工资为90多元……军龄满5年的有10%的军龄补贴。在1965年,火箭院员工集体转业之前,我的军衔是上尉,再加上军龄补贴可拿到88元。”  “当时,除了工资外,我们基本没有其它的收入。平常的伙食是收费的,我每个月吃饭大约要花15元。”陆友人介绍:“不过,住宿是免费的,伙食条件也随着火箭院的发展逐步提高。”  陆友人说:“在国家并不富裕的年代,给予科研人员的待遇还是很高的,这体现了国家对科研人员的关怀和对发展国防尖端科研事业的期盼。”——故事时间设于1969年,根据以上资料,当时科研人员物质条件应是更宽裕。50块钱的工资养四口人足足的,但片中的展现是一群吃不起好饭穿不起干净衣的“战时落魄”分子即视感。有一点需要着重指出,在国家重视的军事科研部门,组织情感关怀很浓,而不是片中表现的那般爱人牺牲后讨关照像疏落的梅影。新中国重视部队建设,一般部队大院有影院,商店,游泳池,文娱设施配备齐全。如果说是拉到大漠里搞发射,搞时间紧的发射实验,确定科研人员能带孩子在身边?保密工作不要做了?组织不负责后方接手孩子让前方人员无后顾之忧赶进度吗?——剧情在情感的推波助澜下显得那么悲哀凄凉,给了主演充分的空间施展饱满的演技,却又在理性的视角下显得那么诡异。为了诗意而诗意的孔明灯更是滥情文艺青年才会上的当罢。就算能把孩子带在身边研究完成紧急的火箭发射卫星任务——按章导的这条文艺线,双理工科出身的父母不给孩子普及自己最熟悉的理工知识,用孩童能听懂的话,怎么反倒要回到三国讲历史发明么?孔明灯和火箭能放在一起类比?是,确实都能飞上天,但孔明灯能发射卫星?接着,诗来了:燃料是点燃自己照亮别人的东西/火箭是为了梦想抛弃自己的东西/生命是用来燃烧的东西/死亡是验证生命的东西/宇宙是让死亡渺小的东西这是资产阶级的诋毁,不是共产主义者的心声。貌似心声,实则十万八千里。鲁迅曾诗:万家墨面没蒿莱,敢有歌吟动地哀? 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我被中戏表演系的章子仪导演雷到了。抱歉,此雷非彼雷。更雷的在后面。这么苦情,是为了映衬下一篇徐峥改开的欢悦吗?3.《鸭先知(AD Man)》。“春江水暖鸭先知”。广告解放前就有。股票解放前就有。一名男士如此顺畅的说出要做勇敢的会游泳的鸭子是我语文没学好江湖混太少还是上海男人根本不须自尊?改开创意(动词)解放前你告诉我这是广告人的新意思?广而告之负责说真话吗?丑国昭告全球他们最民主,最有资格办全球民主大会。丫一位续接旧上海滩民国牌广告的,竟然说自己是先知?你是摩西,还是默罕默德再世?

1956年1月。最高国务会议召开第六次全会,作为会议召集人的毛泽东发表带有国家基本政策性和方针性的讲话,其间,他突然抛出这个“小问题”:为什么“东来顺”的羊肉变得不好吃了?始创于清朝的餐饮业老字号“东来顺”以美味的涮羊肉驰名中外,而那段时间实现公私合营的“东来顺”涮羊肉口味发生了变化,“羊肉经过改造变得不好吃了”等说法在社会上流传,《人民日报》还就此刊发长篇报道提出现实问题。这些引起了中央的注意。时任政务院副总理兼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的陈云,根据实地调研结果作出回答。“我们轻易地改变了它的规矩。”陈云分析说,原先“东来顺”的涮羊肉只用35斤到42斤的小尾巴羊,这种羊的肉相当嫩,现在山羊也用,老绵羊也用,冻羊肉也用,“涮羊肉怎么能好吃?”此外,原材料进价不合理等因素也导致肉质下降。陈云还说到另一家老字号“全聚德”烤鸭变得“烤不脆,咬不动,不好吃了”的事例。接着,他提出解决办法,比如私营工商业公私合营以后,应在一个时期内维持原有的生产方法、经营方法,还要对统购统销采取一定的改进措施。毛泽东闻言作出指示,“要羊肉必须继续好吃,烤鸭子要更加好吃,才能证明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并在不同场合反复强调要永远保持和发扬老字号的品质和特色,“在社会主义社会里,羊肉、鸭子应该更好吃、更进步。”很快,相关部门通过保证特殊原料供应、贯彻优质优价政策、补充切肉工人和改革工资制度等办法,恢复了“东来顺”“全聚德”等老字号的优良品质。这叫先知。4.《少年行》。伟大的时空穿越伎俩又弄坏了创造者和被创造者的脑仁儿,互换了爹和儿子——改头换面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麻花剧组能思考这种问题说明他们现在是闲得蛋疼的有闲有钱阶级了。不过这内容我看更像是一种拿来主义的兜售。如果采访人工智能的业界专业人士——而不是投资了人工智能的商业人士,2050年实现片中这种人类智能机器人的可能性有多高?我相信他们大约一致的回复会是:零。时间不存在这件事情很难理解么?5.此片商业集大成之操作就在片尾MV的捉刀制作,以新中国投入火箭发射的艰辛,胜利升空欢腾激动的历史珍贵镜头,和当代阅兵的雄壮纪录片镜头,烘托一首如梦的“咯~”。那哀婉,那激越。有着分寸感十足的反差迷魅。可惜faye姐的技术制作团队又自作多情了,无论唱技如何渲染,faye姐不是我们的梦,她要蹒跚牵父辈的手带她去明天(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或者娇纵的女纸或者兼而有之),但我觉得她要去的明天跟我们要去的明天不一定顺路。《楞严经》曰:纯想即飞,纯情即坠。国民党立法委员的后代可不可以未来飞的再高一些,视野再开阔一些,不要老整些鸡飞狗跳的戏码,“翻开娱乐版,慈善大表演”,唱谁呢?出品方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China Film Co.,Ltd.,简称:中影股份)是由中国电影集团公司作为主发起人联合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央广传媒发展总公司、长影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江苏省广播电视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北京歌华有线电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电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7家单位共同发起。2017年5月11日,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入选第九届全国“文化企业30强”。2018年12月5日,荣获第八届香港国际金融论坛暨中国证券金紫荆奖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杰出贡献上市公司。2020年11月,入选第十二届“全国文化企业30强”名单。2021年9月,入选第十三届“全国文化企业30强”名单。不以真实为基础的文化都是假把式。以偷梁换柱为目的的文艺创作最终只能自取其辱。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