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冠病的时代主题,到人心的永恒主题(瀑布)影评

作为华语电影里,目前为止比较少见的从个体(受疫情影响者)角度展开电影的故事,《瀑布》的剧情比《阳光普照》要简单得多,但是文本和概念要更加复杂。

影片处处充满隐喻,要讨论的问题则又有多重层次:

电影的前十分钟,描述了岛内的防疫日常,展现了华语文化圈的另一种疫情生活写实,是难得一见的差异化参考。

被隔离的母女俩,一开始凸显女儿作为密接患者,在房间里的孤僻形象,一直到后期展现母亲才是真的病人的反转,需要的是娴熟的叙事技巧。

而全班同学一起聚会时提到,全班唯一确诊的同学和女儿没有照常上课,恰好是母亲与女儿这一对居家隔离者的数量。而聚会里,母亲正代表了那个在聚会里缺席的确诊同学,暗示母亲的病才是真正的主角,冠病只是引子。

所以影片前期各种戴口罩的镜头,到了后期都不再出现,因为一种病被另一种取代。电影的视角从冠病,转向了人心的病。

而人心的病,在现实中又导致了原本稳固的社会和阶级地位的崩塌。映射了电影的英文名称的双关语,瀑布的Fall,和人生的Fall。

人心的病来自于疫情,就如同波米提到的,大楼维修时的蓝色罩布,可以视作一个巨大口罩,代表疫情对于人们生活的影响——而这个人心之病,更来自于婚姻变故下女性的处境。

女儿伴随母亲一起康复的过程中,医师提醒最重要的是理解。而女儿也在不断的尝试理解中,更加体会到女性在现代社会中处境,成为了她成长的必修课。而最后的山洪,是此前母亲病发时所幻听,亦是所患得患失的所在——也终于来到女儿的人生之中,暗示着这股洪水对于女性仿佛宿命一般,一代一代都无可逃避。

影片的结尾可以有多重含义玩味,可以探讨女儿的获救到底是真是假——这取决于你是否相信母亲的康复。

也可以探讨整个洪水本身是母亲情绪的宣泄,或许这是她康复前的最后一次情景再现治疗。

除了以上种种,影片前部的蓝色色调,和后半段出现的绿色(无论是阳光明媚的绿地,还是热心助人的房屋中介老板的绿色领带),亦可以尝试去理解为影片对于岛内政治的隐喻。

娃娃(魏如萱)提到德加的画的色彩,或许也与此有关。

顺便说一句,娃娃在片中的出现,除了揭示幻听的现象,为母亲的“瀑布”做铺垫,她本身对文青的讨好,以及那首《抉择》,也至少是让我很买单的。

疫情总会过去,生活还是会回到“正常”,工作可以再找,房子可以换掉,学校可以再考…但是昔日敞开胸怀,却被洪流冲垮的人心呢?

钟孟宏和两位主演娓娓道来一个梦,既有疫情下的写实,也有超脱疫情的永恒主题,在文本和视听上都是华语这一年的难得佳作。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