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自我更新(人人都说我爱你)影评

表姐以为他出狱之后会成为一个律师,但他出狱之后不久又回到了他原本的习惯中。一开始那种野性的吸引在持枪抢劫的逃亡中变成了放我下车的请求。

去做心理咨询的女士简称Z,Z以为伍迪艾伦(作为影片角色)就是自己想象、期待的那个人,而伍迪只不过是通过某种意外装成了那个“被幻想着的人”。而在最后,Z认为她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幻想选择和伍迪结束,因为自己已经完成了、没有缺憾了、原本的不理想生活可以继续了。

而伍迪从来不是真的就符合那个被幻想者,同样出狱者也从来不是一个真的律师。这意味着,她们二者的想象并没有真的得到完成,更可以说她们原本的幻想其实不是真的。我并不是说,幻想是假的不是真的这个意思,而是表达:两位女士的幻想从来都不是一种真正的、伟大的幻想,而只是一种符号式的想象,律师或完美爱人都是符号式的建构,她们的幻想是非常表面的,没有真切的内容。就像是花束般的恋爱那个电影一样,那只是一种符号的搭建,既不是恋爱也不是幻想,幻想的神圣没有被触及。

伍迪或者出狱者本身就不是什么更好的对象这是第一,其次是两位女士原本的对象都是很不满意的,只不过恰巧出现了一个看似更好的人,由此自我误会就开始撬动心灵,也就是说前面二者之所以很轻易的就占据了完美者这个位置,但这并不是因为自身实力(事实上也没有),而只是来源于被吸引者对缺点的忽视,被吸引者为了自身对爱的追逐也是对当下现实的逃离而选择主动去看不见缺点,圆着前面两者的谎言。对,就是在圆谎。可伍迪艾伦(作为导演)在这里并不是完全的否定着两位女士(作为角色),因为人人都需要爱人…

好像到这里,大家虽然很失落但还是会想着爱人,可多多少少都会影响自己接下来的每一次“圆谎”吧?这时,伍迪艾伦(导演)转向了伍迪艾伦(角色)与母亲也就是本片叙述者“我”的亲生父母。从舞会开溜再次从桥上的石梯走向河边,河流灯光营造着这个过去发生且现在依旧浪漫的美地,他她们在这里跳舞 叙说曾经,仿佛随着对旧情的确认新的火苗开始燃烧起来,她他们不再是恋人,可接吻着,坐在河边感慨,这又是什么样的关系才会有的行为呢?母亲可是和继父在一起的,但母亲和父亲结束了吗?或者说,他们又开始了吗?这没有答案,因为没有开始和结束。不过,我们都从这样美丽的画幅中感受到了蔓延与涌动。爱,一种新的爱已经发生。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