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淘金)剧评

前五集我还是挺喜欢的,有种双峰的熟悉感:封闭的环境,作为外来者的主角,贪婪邪恶的老板和深藏不露的女人,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黑暗故事和错综复杂的关系,笼罩全篇的谜题(“猫头鹰是谁”&“凶手/Bob是谁”),着重刻画人性,叙事散漫平缓,氛围神秘诡异,不会让所有人喜欢,但让喜欢的人着迷。

可是第六集开始,故事脱离了封闭小镇,开始向类似盗墓小说探险故事一样的发展,之前营造的封闭环境中暗潮涌动的氛围就被打破了。我当时想着,这样也行吧,前半部铺垫人物关系和性格,后半段放在更绝望、诱惑更大的环境里,整一出鱿鱼游戏(虽然还没看),善和恶都被无限被放大,但同时善者能被诱惑腐化(比如胜利),恶者能被爱救赎(比如老玛),人性百态被一层层深挖,相互对比(比如武建超复杂的善对比老掸纯粹的恶,保金坚持的善对比胜利转变的恶)、映照(比如胜利的腐化映照陈向东的腐化,老玛的救赎映照陈向东的救赎),把故事讲得极端、荒谬、疯狂,也能讲出个有趣的故事。

然后后半段的呈现却远非如此。也许有上述的意向,但表现出来的东西却像一堆散沙:很多地方缺少连接剧情,很多地方又有不少废情节(比如路上的迷雾森林和硐里所谓的“鬼”,根本对主旨或者人物都没有必要,故弄玄虚也没什么逻辑),东一耙子西一榔头的讲故事,之前叙事虽然松散但集中在“谁是猫头鹰”这个谜题下,形散神聚,现在这个谜题变得毫无用处,最后答案还随意抛出,但对故事和观众情绪毫无帮助。人物没有灵魂,仿佛之前铺垫的性格和人物关系不存在,武建超原本复杂的人设(为了金子把朋友囚禁得快疯了)成了道德感超高的圣父,黑暗面完全抹除(偶尔有一两句残留的台词可以窥见一下原本并不光明的人设,比如“他割断了绳子救了我们”);陈保金原本因为找哥哥深入了“猫头鹰”谜题和和各方的关系,后半段却完全游离在故事外,偶尔情节需要突然出现一下;胜利的转变有铺垫也是意料之中,可是居然没被自己的欲望作死最后还突然工具人似的出现帮主角捅了主角因为要求伟光正不能捅的老掸一刀;一直神秘的陈向东也是工具人似的出现了几次,人物如何转变(为什么偷金子,为什么和阿秋同流合污)没交代,连死亡镜头都没交代;阿秋、老掸、老玛、王甜水、阿莱一众人也是由原本多面、复杂的人设变成了几乎一个平面,或者成了人物逻辑断层剧情需要在哪就在哪的工具人,最后除了保金阿莱其他人像完成任务一样莫名其妙的死了。主旨模糊不清,根本没敢往深了讲人性,可能因为sc和删减原因血腥暴力极端人性一概没有,之前铺垫的复杂模糊的人性变得扁平而毫无深度,环境的转变(姊妹岭、狗头金)对人物发展和主题表达毫无用处。之前晦涩压抑的风格也变得直白无趣,之前台词吝啬,但用镜头捕捉和传递了很多人物心理和关系;之后大段台词直白反复的说教却很少有效信息,镜头变得缺少深度和细节。总之没了故事、人物、主题和风格,到最后只是一堆散沙。

不知道这样让人失望的故事发展到底是因为创作者能力有限只做得出实验性的半成品,还是因为删减阉割成了残次品。原本想着这样新的尝试还是应该鼓励一下(就像鼓励开端一样),但一想到现在的呈现效果可能是sc删减的结果,“鼓励”也成了种讽刺。拍剧过程中演员们和工作人员都吃了不少苦,敬佩敬业的演员和创作人员,也对现在的结果深表惋惜。现在的sh环境下还做不出小众、猎奇、深挖人性(尤其是黑暗面)的作品,哪怕本来有一丝丝“金子”的光亮也会被沙土掩埋。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