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神话,工具社会下只能是神话(爱情神话)影评

爱情神话不是一个女性主义影片,它是一部成功的商业片,也是大陆少见的生活小品片。

为什么说她不是女性主义电影,因为女性主义电影的含义在于通过女性的视角表达女性真实存在和生命体验,一拨学者认为需要女导演执导,另一拨认为导演的性别不重要,重要的是片子的叙事角度和角色塑造,何况作为一个团队式的创作形式不可能所有人都是女性。相对于这个争论,有个很戏谑的现实前提是,在男性导演占据优势的电影工业上,至今为止大陆拍摄出女性主义影片的男导演为无。

可以指出的是,导演本人承认“因为从小到大看的都是男性主角,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写女性主角的故事”,而女性主义电影,恰恰是需要女性角色作为主角来亲口诉说自己的生命与情感的。目前有许多的片子将主角设定为女性,但是本质上还是拥护着原有的男性叙事,“她”作为一个女英雄,她来表现自己力量的方法还是仅仅靠自身性感的肉体和绚烂的外表,肉体在场,精神是不在场的。这种性化的形象是一具被凝视且被塑造的空壳,尤其是大女主形象,她的“大”被定义成“成为一个男人”,像男人一样“坚强”“冷面无情”“公私分明”。譬如《安娜》,女主角安娜角色的设立完全满足了生理男性的性幻想,她作为一个神秘性感的“妖女”,作为一个游走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冷酷无情”的特工,作为一个心狠手辣的双重间谍,她的存在不是存在,她的存在是一种不可能抵达的对岸,是一种主体对他者的主观性构建,是一场破碎的神秘式意淫,就像东方这个词本身就是西方出于对东亚的主观性神秘式构建才存在一样。

在女性主义电影中,我们可以发现,女性主义电影除了人物传记和女性主义历史纪录片,至今为止一部分主题是女性情谊个人成长,另一部分主题是在苦难与父制中反抗复仇,还有最后一部分就是私人的爱欲。

情谊成长一类以《两生花》《移魂女郎》《弗朗西斯哈》为代表,前者两位女性如灵魂之镜映照自我,《女郎》兼具探讨边缘社会群体的话题反而凸显了女性群像精神性的觉知力量,《弗朗西斯哈》专注女性友谊与自身的失去与成熟,这里还有一个个人很不喜的称呼在:小妞电影。反抗一类以《她》《末路狂花》《前程似锦的女孩》《圣女》为代表,《她》《前程似锦》反抗实在性的偷窥与强奸,《末路狂花》反抗制度性与精神性的压迫,《圣女》反抗宗教性的束缚。私人爱欲以《燃烧女子的肖像》《你觉得我是谁》《女性瘾者》为代表,《燃烧》表达女性同性恋式爱恋,《你觉得》表达异性恋下女性爱欲的通向,《女性瘾者》表达自身的性欲。在这样的分类中,界限其实并不明显,三者互为表里共通存在,但是整体上而言反抗复仇和私人爱欲数量较多,其原因很容易理解:什么样的制度就会有什么样的文化映射,什么样的压迫就有什么样的反抗。私人爱欲类型一方面包含了女性同性恋者叙事,另一方面,私人爱欲承载着膨胀的外来的窥探欲与私密性的感官刺激,更得眼球。

跑题了,这次只说爱情神话。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