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时节》根据哪部小说改编的 原著小说叫什么名字

  《相逢时节》改编自小说《落花时节又逢君》,电视剧已经播出,那么原著到底讲了什么故事呢?

  简志国早年,事业做得风生水起,手底下的员工听话,尽职责。他手下有一名员工崔浩,好高骛远,喜欢偷工减料,家里上有妻,下有两个孩子,崔启明和崔启珍。老婆宁蕙儿嫁了不济事的丈夫,没怨气,每天起早贪黑为四口之家服务,做家庭主妇,四个人的生活依赖崔浩那点微薄工资。

  崔浩是个自私,讨人嫌的父亲,对儿女尽情地打压,尤其是启明,这个孩子从小就遭毒打,崔浩动不动朝儿子发飙。《相逢时节》原著讲道:崔浩下岗,与宁蕙儿争辩,以死要 挟。他在家人面前装可怜,这样说:

  简厂长让我要么去翻砂车间做工人,要么别再去上班,我这身体,怎么搬得动翻砂件,我跟他求情,他不干,说厂子现在是他的,发工资是掏他的腰包,他不养懒汉“崔浩有了必死的决心,临死前与简志国结下愁怨,二人同归于尽,两家的后代因父亲的离去结下深仇大恨。

  年纪小的启明心理产生阴影。崔浩杀人的消息被证实,年纪大一点的启珍安慰着弟弟,和我们无关系。邻居们发出内心感叹:都是绝顶聪明的孩子,啧啧,遇到这种事,越聪明越麻烦

  父亲坐实成“杀人犯”,崔家面临搬家的风险。出生于这样家庭的姐弟俩,从小便知道了一个词—遵纪守法,即小心谨慎,不干违法乱纪之事。简敏敏的大闹摧毁宁蕙儿主下去的希望。赶快搬走才有出路,不被盯上。宁蕙儿她一个妇道人家,碰见此类场面,面对不了,只有躲。

  《相逢时节》一书中,宁蕙儿亲自做主把两个孩子的名字改为宁宥宁恕,祈求孩子放下怨念。简家的三个孩子,一个也不敢招惹,对不起他们,害他们没了爸爸,简宏成更被亲姐扫地出门10余年,简敏敏能不顾骨肉亲情,被迫与大十岁的男人发生事实婚姻,张立新开新公司,可见这个女人的不易

  简敏敏泼辣,没心没肺地活着。父亲去世遵照父亲的遗言,嫁给张立新,她的不满戳中大多数辍学女孩的心酸。“家庭变故,父母牺牲女儿幸福”简家爸爸的算计,让敏敏和宏成斗了多年

  《相逢时节》原著,简宏成,宁宥的再次相遇冥冥之中定有天意。中学时代,简宏成对这个女孩一见钟情,二人因林黛玉的一句词相识: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这句话字面意思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有些人的改变,怨不得时光。不管男人女人,要知一则道理:缘尽缘灭,强求是最傻瓜的举动。

  高中时,宁宥和简宏成是班上的班草,班花。理科尖子生,一个班上的班长,一个人见人爱,人人心疼的好学生。社交面广泛的简宏成,不知不觉喜欢上如此文静的女孩。学生时代的爱情,像百年一遇的珍珠。异性的好脸色,甜甜的微笑,对荷尔蒙激发时期的男孩,都是怦然心动的幸福。

  从步入工作岗位过渡到中年,各自有家庭,不想不打扰。简宏成对于初恋,仍有爱而不得的遗憾。我从这个造福简家,打拼成企业商人的有志人士,看到一点:质朴。他从没丧失爱人的能力,心怀善念,对宁宥仍嘘寒问暖。包括现任妻子陈昕儿,了解到宁宥下落。他站在中间立场,守住两个女人的尊严。

  简宏成离家10多年,心事重重,婚姻不顺,陈昕儿虽然为他简家生下了小地瓜,没转正,原著里,昕儿失掉的“少女青春”揭开简宏成的渣。他一颗心在宁宥那,别的女人冒着生命危险为他生子,不念一点恩情。陈昕儿奢求这个她从高中到毕业工作,爱到无法自拔的男人,给她一张好脸。愿望屡屡落空,她不惜以个人生命为条件,控诉简宏成虐待她。

  一个处处宣扬真爱至上,奉行公事忙碌,不愿掺合入养小孩的男人,心里惦念着昔日挚爱的遭遇,我认为不理智。简宏成“舔狗”式紧跟宁宥左右,郝青林“婚外情”,他怒不可言地骂。郝青林被检察院带走,他非常有自知之明,向宁宥摊牌,这几年对她念念不忘的感情,离婚,做他夫人。

  上天要拆散的情侣挡不住,阻止不了。相爱时,可以许下甜甜蜜蜜,长长久久的诺言。诀别时,狠心的话语一句句从口中而抛。世间的情爱纠葛,什么时间终结,什么时刻爆哭一场。

  《相逢时节》原著,简宏成,宁宥年少时期,那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纯白情感,湮没在岁月城堡。多年后,结婚成家,有一个可爱儿子的宁宥,再次与高中的班长相逢,两个人之间只剩下客套话,简宏成并不懂,宁宥甩脸色,“冷言冷语”的真相。也许,远离简家人,是宁家人毕生要牢记的宗旨。

  与宁宥相聚与老同学田景野开的新店。意外中,添加了惊喜。俩人看看彼此,尴尬不已。简宏成来到此地,一点不知宁宥先一步到达。 对婚姻自由,想要和爱的人结婚,一向霸道不管后果,只要最后等到她就行。简宏成自我意识里,觉得他想娶的女人一定要俘获,哪怕牺牲色相和尊严。

  宁宥软硬不吃,她有家室,纵使丈夫不省心,婚后养小三,至少儿子灰灰,是心头的灯火。女人当了妈妈,自然知道身为母亲,要保护孩子的隐私,保卫家庭的私密消息。简宏成面对宁承接一次挨一次的拒绝和回避,他越有劲头关心这个女人的一切,从田景野口中打听宁宥出了什么事,宁宥现状。

  宁宥的弟弟宁恕是个报复心强,爱搞事的小伙。原著中,宁恕曾不止一次戳到简宏成的软肋。试图让双方矛盾加深,宁恕私底下结识简家老三宏图,简宏图有哥哥姐姐的照料,整体上看着弱了些、宁恕有合作意向,简宏图无意识间上了这趟贼船。宁恕的实质目的,想让简家垮掉。

  在《相逢时节》预告中,此人亦正亦邪,来回煽风点火,加深集团与集团内部间的交锋。而宁恕,恨简家的隐情,第一他的妈妈宁蕙儿,因照顾姐弟俩身体虚弱,跑出租把他们养大,他咽不下这口气。第二,他有水准,有方案打得简家片甲不留。惦记上新力集团那块地皮,他的做法要比简宏成有远略。

  宁恕的出招,对姐姐的维护,对宁家母女过于偏执的爱,令简宏成恐惧。宁恕有商业头脑,做生意的天赋,懂得搭理人际关系,不做没谱的事,这样的人,接触久了有利有弊,受益匪浅。那么简宏成错过宁宥的事实,真相更扎心。

  崔浩一死,她的心也死了,简志国的三个儿女一个也不敢有深度相识,更别提过密聊天,崔家的两个孩子小时候就活得很艰苦,不用和外人比,无需和门第不同的人谈恋爱。宁蕙儿的狠心,暴露了她 对女儿深入骨髓的爱。当简敏敏砸门,她世界那一束光熄灭了,要再点亮,有勇气支撑。

  曾经的爱人仰慕者,是仇敌关系,两家老死不相往来。这种交集,怎会有长久稳定的幸福。宁宥不恨崔浩,她从没怪过家人。命运的坎坷,教她学会了遗忘。父亲的去世,和简家无关系,父亲贪得无厌,不知道勤劳工作的价值性,不但失败,而且胸无抱负。并且,他在冲动之下杀了简厂长,综合种种因素,与简宏成分手。

  简宏成手握过亿家产,手底下也有一个公司。有苦等他,主动为他生儿子的陈昕儿,陈昕儿为了他不惜以命相搏,捍卫她的真心。陈昕儿这一招,压倒了宁宥的救命稻草。让宁宥清楚“卷入别人家庭绯闻”的尴尬。简宏成不懂,他永远一副高高在上,受气总裁的模样,如果说,宁宥因上一辈仇恨疏远他,嫁给不爱的人,怀有歹意,那属于无奈之举,从心理学中,这叫在逆境中找活路。那么简宏成就是自讨没趣,想挽回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傻瓜,同样,揭示了人迈入中年的忧虑。

  家里出那么大事,宁宥的冷静,沉着,放手,侧面展示了这个女人的睿智,她属于大智慧,有格局的女性。简宏成痴痴地迷恋着她,暗示中年人想要重修于好要消除多方面的羁绊。

原标题:《相逢时节》原著小说讲了什么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